我和政治老师的故事

字体: 特大 | | |

我和政治老师的故事

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对女人鼓鼓的小肚子特别着迷,尤其是女人便秘的时候,一连数天或者一个星期甚至更长的时间,食物的残渣变成大便而堆积在女人的肠子里,撑大女人的肠子,结成硬块,卡在女人的肛门口,致使这个女人长时间不能排便,使得女人的小肚子鼓鼓的凸出来,憋得女人难受的模样,我就感觉激情澎湃,就想狠狠地虐待这样的小肚子。

但是我不喜欢女人被迫地承受痛苦,我喜欢那种喜欢并享受这种憋涨难忍感受的女人,但这种女人太少了,直到我上了大学也没有遇到,我几乎已经放弃了,但也许是命中的缘分,我碰到了我大一的政治老师,我的女神。

我叫小风,学的是文科,高考的成绩还行,考了个二本,因为家庭条件算得上小康,所以填志愿时并没有太多考虑,就填了X大学。度过了无聊的假期,我来到X大学报到,发现我的辅导员是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,长得算的上小美女,然而却透露着一种淡淡的妖媚感,对,我的感觉就是妖媚。30岁,已经熟透了,处处散发着迷人的气息。

不知为何,看到她后,我的心里一阵悸动。报道之后我和她交谈了一阵,得知她叫李芳,(杜撰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)还是我的政治老师。交谈过后,我就离开寻找宿舍,找到之后,就整理床铺,然后就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。但是不知怎地,我在梦里居然梦到了李芳老师,梦里李芳老师和我面对面地站着,她的上衣撩起,下身只穿着肉色的长腿丝袜,双手背在身后。

我用一根粉色的绳子勒紧着李老师的腰部,而李老师的小腹却鼓胀的暴露着,迷人的小肚子很大,坚挺的向着我翘动着,感觉就要爆炸了。我正在挥动着拳头狠狠地打向李老师的小肚子,而李老师则发出妖媚而享受的浪叫着:「小风,使劲的打老师的小肚子,老师喜欢便秘的时候被打肚子,现在便秘了,一个星期没有大便了,憋得好难受啊!打,打死我吧!打爆我的小肚子,啊啊哦呃,我好难过啊!好爽,好舒服,好满足啊!使劲打,不要停,憋死我啊!啊啊!啊!」

梦中的我则挥动拳头奋力的击打着李老师的小肚子。突然间,我醒了,一看已经天黑了,9点多了,我睡了5个多小时,我下楼买了一些吃的,草草吃了些,躺在床上继续睡觉,但是梦中的场景始终清晰地回荡在我的脑海,使我辗转反侧,难以入睡,直到凌晨3点多才睡着。

明天就是为期半个月军训了,一直到军训结束,期间我只见到了李老师一面,没有交谈。军训完了,课程就要开始了,明天就有政治课,由于梦境的缘故,我的心里有一种怪异的期待,希望明天见到李老师。

终于到了早上,第一节就是政治课,在我莫名期待的目光下,李老师走进了教室,但是看到了她那严肃的面容,我的心里有些淡淡的失落。一节课就在我的失落中悄然过去,我和她没有丝毫的交集,我那莫名的期待破灭了。我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个星期,又到了李老师的政治课,我注视着她走进教室,她今天穿了一件没膝的连衣裙。

我忽然发现,她的小腹处有些鼓,向外凸,因为有衣服的遮挡,看不出有多么鼓,但我的直觉认定她的小肚子肯定很涨。我注视着李老师的小肚子,忘记了听课,脑海中回想起梦中的情景,我鬼使神差的拿起笔画了起来,我全神贯注的画着,因为教室很大,就我们班上课,我的周围没有人,除了老师偶尔溜达之外,没有人会发现我在干什么。

我忘记了时间,随着我的思维,一个喜欢便秘受虐的女老师被学生暴打小肚子的画面被我画了出来,写上人物标注,整个画面与我梦中的场景一般无二,当然是简化的。这时我才抬头,长出了一口气,一扭头,赫然发现李老师正站在我的身后直愣愣的看着我画的画,画面上李老师和我的名字,还有她那便秘暴涨似的小肚子跃然纸上。

我感到特别的尴尬,环视一周,整个教室里只剩下我和李老师两个人,原来已经下课了,我都没有听见铃声。我不敢看老师的眼睛,不知该说什么,索性闭嘴,整个氛围连同空气似乎都凝固了。过了一会儿,李老师打破了这种沉默,「这是你画的,你叫小风吧!我记得你,画的还不错啊!能让我看看吗?」

「可以,随便看。」不知怎样的一种心理,我鬼使神差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,我顿感无言,又低下了头。

「呵呵,还不好意思啊!啧啧,画得很生动啊!」老师一边说我一边看着我的作品进行评论,完全没有了讲课时的严肃,整个人透露出一种妖媚的感觉。我听了她的话,或许是感到自尊心受到了打击,我猛地抬头看着她,「我才没有不好意思,你想怎样,说吧!」她闻言看着我,我这次没有避开她的视线和她对视,「好了,你今天没课了吧!跟我来吧!」说完,她拿着我的画折叠放进了兜里,向教室外面走去。

我忐忑不安的跟在她的身后,不知怎么办。到最后,我也就放开了,豁出去了,管它呢!看她拿我如何。奇怪的是,她并没有回办公室,而是领着我出了学校,到了离学校不远处的居民楼,我跟着她一路走到了一栋标号为5的楼底下,又跟着她上了三楼,找到303的门口,她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去了,她居然把我领到了她的家里。她进门后,脱掉了高跟鞋,露出穿着丝袜的小脚换上了拖鞋,我注意到她的脚很白,很美。

「进来吧!」她说道。我有一种预感,让我很激动,怀着巨大的期待,我走了进去。

走进她的家里,我环视了一下,三室一厅,布置的比较清亮,窗户关得紧紧的,窗帘也拉了下来,墙壁很厚。看我进来后,李老师关上了门,从里面又锁住了,这样外面的人不可能进来。她走到长沙发边坐了下来,打开空调,拍了拍她身边的位置,翘起了一只雪白的右脚,搭在左腿上,示意我过去,我就坐在了她的身边,紧挨着她。她拿出我的画,问我:「你怎么会喜欢这样,这个女人是我吧!男的是你,你很想这样吗?」

「当然,我从小就喜欢看女人便秘拉不出来,被憋得难受的样子,看到她们那样我就特别想打她们的小肚子,让她们生不如死。不过,我不喜欢强迫女人,我喜欢那种享受便秘时被虐待的女人。我报到那天,做梦梦到了我在虐待你,就像画中一样,今天我看到你的小肚子有些鼓,我就画了这幅画。」我直直的说道。

她似乎没想到我会如此直白,愣了一下,捂着嘴妖媚的笑了笑。我看到她笑了,忽然伸出双手,一把抓住了她搭在左腿上的小脚,双手使劲把她的脚拽到了我的怀里,轻轻抚摸着穿着丝袜的美脚。她没料到我的突然袭击,被我弄得身体失去平衡,后仰倚在了沙发的边沿。她又笑了笑,没有收回她的脚,任我抓在手里玩弄。

「那你还有什么癖好吗?」她有些慵懒的问道。

「我还喜欢玩弄女人的脚,要是女人好看,脚又美,我会狠狠咬她的脚,咬出血来,就像你的脚,我会往死里咬它。」我说着,双手越发的使劲挤弄她的右脚。我想把它给揉烂了。

「哦,是吗?你咬咬试试啊!」她听了,反而有些期待的说道。我也没有犹豫,或者说我体内暴戾的基因使我不能犹豫,我抓着她的小脚拉到我嘴边,张嘴咬住了半个脚,恶狠狠地咬了下来,仿佛要把这些年积累的暴虐情绪全部发泄出来,我死命的咬着,越咬越紧,美丽的小脚被我直接咬出了血,牙齿咬进了肉里,我嘴唇蠕动,流出的血全被我喝了下去。我就一直咬着,咬了有十分钟。

「啊啊啊!好痛啊!你咬死我了,我的脚要断了,啊哦哦,好爽,好痛,啊!我的脚啊!好有快感,使劲咬,咬烂它,咬断我的脚,呼呼,好爽,啊……啊!」李老师被我咬得一开始尖叫痛呼,到后来的享受,让我使劲咬她的脚,事情的变化真是有些奇妙。我松开牙,对着她的脚趾又咬了下去,内心的一种破坏的欲望,让我使劲的咬着,要把她的脚趾全部咬下来,鲜血淋漓,咬得李老师又一阵的尖叫呻吟。

过了一会儿,我又摆弄她的脚,捏着她的脚根,我又咬了下去,最喜欢她的脚跟了,我咬得比前两次都狠,牙齿深入到肉里,来回的撕扯,我要吃了她的脚后跟,我使劲的撕扯,鲜血浸湿了她的丝袜,顺着她的美腿向着阴部流去,凄艳的场景使我欲罢不能,咬了右脚还不够,我又抓起她的左脚拉到嘴边,狠狠地咬了下去,李老师痛苦而又妖媚的浪叫着,「啊啊!好痛啊!我好难过啊!我要死了,好爽,呼呼呼,好刺激啊!咬死我,咬烂它,把我的脚咬烂,哦啊嗯,对,就这样,把它咬下来,吃了它啊啊……啊!」

她的双脚几乎被我给咬烂了,鲜血不断地流出来,血腥味的刺激使我清醒过来,不再咬她的脚,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而李老师也从快感中回过神来,看到我满嘴的鲜血,和她那遍体鳞伤不断流血的小脚,眼神变得迷离了,「好美啊!好刺激,怎么不咬了?」她这样问道。我心中慌乱,看着她的烂脚,「啊!我,对不起,我该死,你的脚受伤了,我送你去医院。」说着我就去扶起她。

但是她挣脱了我的搀扶,眼神带着迷离,从沙发前面的茶几的小抽屉里找出一个跟香水瓶似的小瓶,有10公分高,直径4公分左右,然后对着我妖媚的一笑,又让我欲血沸腾,但我还是压制了下来,看着她。她脱下了带血的长腿丝袜,团在一起放在了我的手里,我双捧着像捧着宝贝一样,她又是妩媚的一笑,右手拿着小瓶,对着还在流血的双脚喷了起来,带着药味的水雾包裹住了她的双脚。

让我惊讶的是,随着水雾喷过的地方,脚上流血的部位立刻停止了流血,并且开始结疤并脱落,露出了洁白光滑的小脚,不一会儿,她的双脚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完美无瑕。看出我的惊讶,她笑着说道到:「这是我在网上订购的美国最新的基因治疗药剂,只要是皮肉没有完全坏死,喷上几下就能恢复原来的模样,厉害吧!不过这一瓶很贵的,10万块一瓶,(虚构的,情节需要,千万别当真)不过对我来说没问题。」

我听了,摸摸她的小脚,又揉搓起来,但没有再咬她。「那么,你还喜欢什么呢?」或许刚才享受了一次,她又半躺下,倚在沙发边沿,任我蹂躏着她的美脚,慵懒的再次问道。

「我还喜欢让女人憋尿,喜欢看她们憋的难受但又尿不出来,生不如死的表情;我还喜欢给女人扩肛,灌肠,往女人肠子里塞东西,撑大她们的肠子,撑爆她们的小肚子,再打她们的小腹;我还喜欢勒女人的肚子,喜欢柔术,我喜欢把女人摆弄成各种姿势,看她们变得极度扭曲,畸形的身体。当然,我最喜欢的还是女人便秘拉屎的时候,我堵住她们的肛门,看她们痛苦而又享受的样子。」我一口气全说了出来,看看她的反应,因为我感觉我的期望越来越近了。

果然,她听到我说完后,眼神迷离,双手握着自己的乳房来回揉捏,嘴中呻吟着,明显是情陷欲中,「啊!小风啊!你好变态啊!老师也喜欢这些癖好啊!老师好喜欢你啊!好想被你虐待啊!啊哦!」我听了感觉全身的激情像火山一样爆发了,「你真的也喜欢这样吗?喜欢受虐待吗?」

我欣喜若狂,但又怕是做梦,便确认到。李老师直接起身撩起裙子脱了下来,扔到一旁后,又半躺在沙发上,保持刚才的姿势,我一眼就看到了她那鼓胀的小肚子,十分的明显,我的下身一下就硬了起来。「看到了吗?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大便了,全堆在肠子里面了,小肚子好涨啊!憋得难受,但是我好喜欢这种感觉啊!好满足啊!我好喜欢便秘啊!小风,你赶紧虐我吧!打我的小肚子,打死我,你越打我越有快感啊!啊……啊……啊!」

手指着自己的小肚子,她居然自己说着就高潮了,真极品啊!我真想上去对着她的小肚子狠狠地暴打一顿,但是我没有那样做,而是直接的趴在了她的小肚子上,脸靠在她的小腹上,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被大便撑的发胀而有些发硬的小肚子,吻着她的小的小肚子,我说道:「不,我不会打你的小肚子,那样你会受伤的,你的肠子会被我打断的,我不能伤害你。」

她没想到我会这样,有些吃惊的问:「你难道不想虐我的小肚子吗?你不是特别想打我便秘的小肚子吗?不想看我痛苦的样子吗?我的小肚子不够美吗?」

「你的小肚子很美,让我情不能自已,我很想往死里虐你,但是我喜欢你,我不能伤害你,仅此而已。」这就是我的心里话,我不能被欲望所左右。李老师听了一愣,但她紧接着便严肃了起来,双眼闪烁着锐利的精芒,咄咄逼视着我,想看穿我的内心,我毫不畏惧地迎视着她的双眼,心中坦然。就这样我们彼此注视着对方,过了大概5分钟,李老师率先打破沉默妖媚的笑了起来,「看不出来,你还能替别人考虑,心智挺坚定的吗?」

「我只是不想被欲望所控制,不想伤害人而已,况且,我喜欢你,就不能伤害你。」我回答道。「哦,呵呵,你喜欢我,我可是你的老师,比你大5,6岁呢!更何况,我允许你喜欢我了吗?你确定不是因为你的癖好而对我的一种欲望吗?」李老师听了问道。

「我管你老师不老师,比我大不大,总之,我就是喜欢你,并不会因为我对你的欲望而改变,谁也别想把你抢走。」我横横的说道。「呵呵,小家伙还挺霸道的么,不过,我不和你纠缠这个问题,以后再说,好了,来,我们坐下吧!」我闻言也不多说,以后看行动,坐到沙发上,看着她只穿着胸衣和粉红的小内裤,还是半躺着,我心中欲望升腾,索性又抓起她的双脚使劲揉捏起来,她似乎很享受这样,不时地发出娇媚的呻吟。「还有什么话,你说吧!你应该不只是想让我就这样玩你的脚吧!」我打断她的呻吟说道。

「好吧!看你那猴儿急的样儿,呵呵。其实,你刚才即便是如何暴打虐待我的小肚子,我也不会有事的,肠子也不会受伤的。」她抚摸着自己的小肚子说道。「为什么?」我很惊讶。

「呵呵,很简单,看到这瓶药了吗?这是止血祛疤疗伤类的,我还有增强肠壁的厚度,弹性和坚韧性的药剂,我很早就用了,现在我的肠子理论上就是充气涨成直径30厘米再被使劲揉捏都不会破的哦;我还有增强膀胱的弹性,厚度,以及坚韧性的药剂,现在我的膀胱理论上就是灌一桶水,再使劲暴打,都打不破的。」

「当然,这只是理论上,我实际并没有实践过,不过,应该不会有多大的差错,这可都是我花重金买的美国的最新基因药剂了,即使这样,你就是怎么虐待我,我也不会受伤的;我还有增强皮肤弹性以及坚韧性的药剂,你就是把我的肚子里塞六个篮球我也盛得下,不过那样太难看了。当然,我还有好几种药剂,用到时再告诉你,怎么样,现在你还认为你会伤害到我吗?」我听的是目瞪口呆,没想到还有着这样的药剂,这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准备的啊!我心中狂喜。

「不过,你哪来这么多钱,你有没有疼痛缓解药剂?」我忽然问道。

「我爸妈是做生意的,前几年出车祸去世了,留给我几个亿的财产,我卖了原来的房子,离开了原来的地方来到了这里,因为我的癖好,我就找了个普通清闲的工作,至于疼痛缓解药剂,因为我喜欢的就是这种憋涨难忍,被人暴虐的快感,我才不会买那东西,不过,我倒是有一些神经刺激药剂,对身体无害,但却可以可以将人体的受到的刺激感觉在三个小时之内扩大两倍,怎么样,有没有兴趣?虐待我的时候,让我用这种药剂,可是会让我比生不如死更难受哦!来吧!释放你的暴戾因子,狠狠地虐我吧!让我生不如死,药品都是虚构的,大家千万不要当真啊!」她妖媚而又诱惑的说道。

「嘿嘿,那我可不客气了,不过,你得再准备点东西。你再去穿上新的丝袜,黑色的高跟鞋,再找两条绳子,我要把你的手捆起来,再勒你的肚子,快去。」我命令道,很快就进入了角色。「好的,亲爱的,你等着。」她顺从的说道,走进了她的房间。

过了一会儿,她就出来了,穿着黑色的高跟鞋,一双肉色的长筒丝袜,让我内心的欲火暴涨,手上拿着两根粉色的绳子,还有一个瓶子,带着妖媚的笑容,款款的向我走过来。将绳子递到我的手里,这时我的手里还捧着她那带血的团在一起有直径5公分的皮球般大小长筒丝袜,她又走到茶几旁,从小抽屉里找出一瓶药剂,连同手里拿的那一瓶都递给我。

「这两瓶分别是神经刺激药剂和生物粘合药剂,粘合药剂只需要少许就可以粘住人身体的任何部位,没有溶解剂是不可能分开的,不过溶解剂我还是有不少的,你可以把我的双手粘在身后,这样就不碍事了,怎样,来吧!亲爱的,还犹豫什么,尽情地虐我吧!」我看着这两瓶药剂,并没有马上虐他,我心中想出了一个更邪恶的主意,「你的溶解药剂在哪,全部拿出来。」我命令道。

她不明所以,但还是将所有的溶解剂都拿了出来,一共四瓶,我全部揣到了自己的裤兜里,然后又说道:「转过身来,趴到沙发上,撅起屁股来。」她媚笑着顺从的趴到沙发上,撅起了屁股,我上前先将她的双手反扭到背后,把她的手心涂上粘合剂,粘在一起,然后,我又扒开了她的屁股,露出了她那粉红色的屁眼,我的两根手指很轻松的伸进她的肛门,向里面捅了捅,忽然被坚硬的东西顶到了,我知道那是她的大便,憋了一个星期,大便十分干燥,结成了硬块。

我又伸进了一根手指,感觉她的肛门有些紧了,我手指弯曲,忽然使劲向里面顶了一下,感觉硬块被我顶得后退了一些,我的手指更伸进了些,「啊啊!你在干嘛,推我的大便干吗?」她被我顶的尖叫了一下,扭头问我,「嘿嘿,我在开拓空间啊!我要把你这带血的丝袜塞到你的屁眼里,然后再粘住你的屁眼,你说我在干嘛?」我淫笑着说道。

「啊!你也太变态了吧!人家肠子里这么多大便,你还要往里面塞东西啊!你想憋死人家啊!不过想想好刺激啊!我就喜欢这种憋涨得要爆炸的感觉,我好喜欢啊!你快点塞吧!快点。」她听了之后,催促道。

「哈哈,我就是要憋死你,你不是喜欢被暴虐吗?看你这肛门挺紧的,想不想试试爆肛的痛苦啊!」说完我没有等她回答,右手固定着她的屁股,将血丝袜抓紧攥在左手里,五指并拢,冲着她的肛门,使劲快速地硬顶了去,「啊……」一声极为凄惨痛苦的尖叫骤然响起,「啊……我的屁眼,好痛痛啊!要烂了,我的肠……子啊!要要断了啊!」巨大的痛苦使她声嘶力竭的尖叫着,头疯狂的摆动着。

我的左手一下子整个手掌都进去了,还把她的大便顶进了肠子的更深处。她的肛门被我瞬间的暴力挺近给撑得崩裂了,裂开了几道口子,鲜血直流,爆肛了。我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,整个手在她的肠子里,握成拳头,将她的肛血充当润滑剂,手臂使劲暴力的来回抽动,每一次拳头出来再进去后,都会向肠子的更深处前进一小段,顶的她的大便节节败退,向着后方退去,反正有药剂呢!不用担心出人命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

「啊……别……别顶了,我的屁眼裂了,我我的肠子……子要断了,好痛啊!疼死我了,呜呜呜,我我要死了,求求你别动了,啊……」我不为所动,听到她的惨叫,我的下身坚硬如铁,猛地一使劲,整个小臂一下子又前进了将近2厘米,顶的她又是一声极为凄厉的尖叫。我继续来回抽动,小臂坚定的向着肠子的更深处不断前进。

「哦,好痛苦啊!啊!我的屁眼好疼啊!我的肠子啊胀死了,要破了,啊啊!呼,呼,好好难受啊!你的拳拳头头好大啊!好爽,好满足啊!我的肠子,我的大大便啊!进去了,啊,不不要停啊!使劲,使使劲啊!捅捅死我啊!撑烂我的屁眼,捅烂我的肠子啊!啊!啊!哦,对,使劲,我好喜欢啊!呼,呼,好爽,好爽啊!啊啊啊!」我抽插了有2分钟,李老师竟然浪叫了起来,阴部流出了淫水,看来果然如她所说,她是喜欢被暴虐啊!

这时我在她肛门口的小臂距离肘部还有大概3,4厘米的距离,我狠了狠心,「哈哈,李老师怎样啊!是不是很痛苦,很爽啊!我要最后冲锋了,你可要好好享受哦!」

「哦,哦,啊啊啊!好痛苦,我的肠子好满足啊!好爽啊!我的身体好难受啊!啊!使劲,插死我吧!捅死我,我不要活了,呼,呼,我要丢了,你快插啊!」我闻言狰狞的一笑,「哈哈,我要弄死你。」我伸直手臂,身体绷紧,抽出小臂,只留下拳头还在肛门里,运气集力气于左半身,停顿了一下,然后双腿使劲,身体前倾下压,左臂笔直的像木棍一样,狠狠的捅了下去,肘部直接撑过肛门口,捅进了她的肠子里,又前进了10厘米左右才停下,她那鲜血淋漓的肛门再次的崩裂了,裂口加深,同时又崩开了几道口子,更多的鲜血从裂口处涌出,流的到处都是,新换的丝袜又被鲜血浸湿了。

「怎么不动了,快,快捅我啊,捅死我啊!我要丢了,快啊……」或是我抽出小臂之后的停顿,让她感到十分的空虚,李老师回头急切的催促我赶快抽动,正好看到我最后的大力冲刺,一声远比前两次更加凄厉的尖叫响彻在屋里,堪比杜鹃啼血,「啊!我的肛门,我的肠子,啊……我要痛死了。」李老师疼得直翻白眼,头部猛地扬起,阴部淫水直流。

我又是残忍地一笑,拳头张开,手掌一把抓住肠壁,手臂向外猛地一拽,李老师的肠子包裹着我的手臂,直接被我从肚子里拽了出来,有将近1米长,干硬又粗黑的大便也被我拉出了一部分,卡在肛门口有15厘米左右,跟啤酒瓶子一样粗,鲜红的肠子格外诱人。「啊……我的肠子,你拽死我了。」李老师双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,同时她的阴部喷出一股阴水,喷的有1米多远,她高潮了。

我就这样让她的肠子套在我的手臂上,右手翻过李老师的身子,让她半躺在沙发的边沿,我坐在她的左腿上,右手抓过她的右腿,脱掉她的高跟鞋,抚摸着她的丝袜小脚,对她那鲜血淋漓的肛门不管不问,过了将近10分钟,我突然咬住她的小脚,使劲咬了起来,美丽的小脚又一次被我咬得遍体鳞伤,鲜血直流。「嗯……」随着一声梦呓的呻吟,李老师被我咬得转醒了,「啊啊!好痛啊!我的屁眼啊!」她迷糊的叫道。

「你的屁眼已经被我捅爆了,连肠子都被我拽出来了。」我大声地说道。李老师听到我的话,终于变得清醒了,她一眼就看到了套在我手臂上的肠子,惊讶的几乎说不出话来,「这,这是什么,好涨啊?」

「这是你肚子里的肠子,现在被我拽出来了。」说着,我还使劲扬了扬手臂,卡在肛门口的大便又被我拉出一截,「啊!好痛啊!我的肛门!」

「你的肛门早被我捅烂了,大便也被我拉出来了一部分,就卡在你的肛门口。」我接着说道。然后,放下她的小脚,给她穿上高跟鞋,右手抓着她肛门口处裹着肠子的的大便,左手向后使劲,把手臂从肠子的包裹中拉了出来,将肠子扔在她的肚子上,「啊!我的肠子,嗯,好爽,哦,好空虚啊!」李老师又是一阵呻吟。

随后,我拿起一根绳子,右手抓起她的脚踝,直接扳过了她的头顶,将她的脚压在了她的头下,然后用绳子先捆住她的脚踝,在将绳子从她的双臂腋下穿过,和脚踝绑在了一起,这样,就让她以大劈叉的姿势半躺着。然后,我从茶几上拿起镜子,抬起她的左腿坐下,把她的左腿搭在我的双腿上。我把镜子对着她的肛门处让她看清楚。

「哦,我的肛门裂了,好痛,在流血啊!我的大便卡在肛门口,好粗哦,卡得我肛门好涨啊!我的肠子被拽出来了,有快1米了,鲜红鲜红的,真好看啊!啊,好刺激啊!我的身体好难过啊!可是好爽啊!」李老师呻吟着,阴部竟然又有淫水流出,啧啧,真是个极品的受虐胚子。

我放下镜子,看到茶几省的茶壶,水满着,我就拿起茶壶,打开盖子,对着她的肛门倒了下去,肛门处的血液被冲洗干净,我又拿起治疗药剂对着她的肛门喷了喷,不一会儿她的肛门就愈合了,我又冲洗了一下,一个干净的被大便卡住撑得大张的粉红色肛门映入眼帘,好美啊!我赞叹道,当然,还把她的脚治好了。

「嘿嘿,我的老师,刚才爆肛的感受如何啊!很爽是吧!」我淫笑着问道。「呼,你好变态啊!刚才都捅死我了,人家的屁眼都被你捅烂了啊!你也太狠了吧!我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玩过,不过很爽,很刺激,现在我的肛门好涨啊!好难受啊!我好喜欢啊!」

「嘿嘿,凡事总有第一次,你不是喜欢被暴虐的感觉吗?我就让你尝尝鲜,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呢!今天我会玩死你的,哈哈。」我接着说道。「还要怎么玩啊!要虐人家的小肚子吗?我好期待哦,今天你一定玩死我哦!」

「放心,玩不死你我不会罢休的,我会在你身上玩各种花样的,你的小肚子最后再玩,接下来要先玩一玩你的肠子,给我泄泄火。」说着我又抓起摊在她的肚子上的肠子一撸,把肠子里的空气挤出去,然后绕着我的下体卷了起来,真他妈的爽啊!卷好之后,我对她说道:「好好看着啊!」

「哈,你真变态,这样玩人家的肠子啊!不过,你越变态我越喜欢。」她娇媚的说道。我双手握着她的肠子就套弄起来,不一会就泄了。但我意犹未尽,我用溶解剂解开她的双手,重新把她的右脚捆绑,保持大劈叉的姿势,把肠子递给她,说道:「自己拿着,让我爽爽,就像我刚才那样。」

「呀,你好坏啊!」她笑着接过肠子,重新卷在我的下体上,坐起来,俯下身,整个人以怪异的姿势,两只小手抓住自己的肠子为我套弄起来,我抚摸着她的左脚,靠在沙发上享受着,真是爽的上天了。她一边套弄着,自己也一个劲地呻吟,套弄了有半个小时,我又泄了,同时她也高潮了,整个人浑身无力的趴在我的腿上。

我把下体塞进她的嘴里让她含着,左手向下压着她的头,右手抓住她的左脚踝向着她的头后面扳去,把她的左脚压在头的后面,又用绳子绑好固定,这样她整个人就成了前折的姿势趴着,想想就让人激动。我把她翻过来,让她背躺在我的双腿上,等她恢复了一会儿,右手脱下她右脚上的高跟鞋,左手拿起她的肠子,对着她一笑,「李老师,现在我要把你的肠子塞到你的高跟鞋里喽,想不想试试啊?」

「好啊好啊!把我的肠子都塞进去,使劲塞,我的肠子是玩不坏的,哦,我的肠子啊!好兴奋啊!」我嘿嘿一笑,不算卡在肛门口将近20厘米的那段肠子,还有70厘米左右摊在她的体外,我随手抓起10来厘米,在手中攥成一团,她啊的叫了一下,然后我就将这一团肠子直接塞进了她的高跟鞋,「啊!啊!啊,我的肠子,塞进去了,唔,感觉好怪啊!我的身体好兴奋啊!不要停啊!继续塞啊!快啊!」她浪叫起来。

我又往高跟鞋里塞了20多厘米,她的鞋都被肠子塞满了,只见一团的红红的肉在她的高跟鞋里,塞得过程中,她爽得一直浪叫,我看着她的小脚,解开她那被捆住的右腿,让她自己拿着连着肠子的高跟鞋,对她说:「嘿嘿,爽吧!还有更爽的呢!拿着鞋,自己把鞋穿到脚上,好玩吧!」

「啊!你太变态了,人家的鞋里都被肠子塞满了,你还让人家把脚再塞进去,人家的肠子会被挤烂的啊!嘻嘻,好好玩啊!我好兴奋啊!好有快感啊!我真是个变态。」她说着屈起右腿,就要把脚塞进鞋里,因为鞋里被肠子塞满了,一开始只进去了几个脚趾,脚趾挤压肠子,爽得她啊啊的浪叫,她的双手拿着的高跟鞋,和她的脚就像做爱一样,来回的抽动,每次她的脚都会塞进鞋里一点不停的挤压她的肠子,双手越来越使劲,爽得她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,淫水哗哗直流。

一直到整个小脚的前半部分都塞进了鞋里,还剩下脚后跟卡在外面怎么也塞不进去了,「啊!好爽啊!挤的我的肠子好难受啊!塞不进去了啊!」我看到后右手扶住她的脚踝,左手和她的双手按住高跟鞋底,我心里说道:「我今天非要把你的脚给塞进去不可。」趁着她享受的时候,我使出浑身的力气双手对着用力,直接就将她的脚跟给硬生生的塞了进去。

「啊……好痛啊!我的肠子,你个狠心的小变态啊!老师的肠子被挤烂了,啊!我高潮了,呼,呼,哦,好爽啊!好刺激。」李老师兴奋地大叫,爽的不行,我也爽的不行,嘿嘿,想想也是,一个便秘的妖媚的美女,还是自己的老师,被自己把肠子掏出来了将近1米,连同酒瓶粗的大便卡在肛门口,一尺长的的肠子被塞进了自己的高跟鞋里,又把秀美的小脚也塞了进去,几乎把肠子挤烂,40多公分的鲜红肠子还挂在高跟鞋上,连着肛门,一只美腿被弯曲的捆在脑后,整个人还在淫荡的浪叫,任你摆布,多爽啊!

「哈哈,我的老师,想不想再来点更爽的啊!」我欲火沸腾道。「好啊!刚才好爽啊!我的脚都进去了,我感觉我的肠子都被挤碎了,好难受啊!我的鞋都脱不下来了,好紧啊!你还有什么更爽的主意啊?」

「嘿嘿,脱了鞋干什么啊!今天你就一直穿着鞋,踩着你的肠子吧!哈哈,现在,听我的,把你的腿伸直,拉直你的肠子,快点。」她听懂了我的意思,让她自己拉自己的肠子,「呀,你太坏了。」她慢慢地伸直曲折的美腿,伸直到一半,40公分的肠子就绷紧了,因为大便还卡着肛门,腿再也伸不了了,「啊!好爽啊!呼,呼,呀,到头了,腿伸不了了。」

「伸不了了,我可不这样认为哦,我来帮帮你吧!」我嘿嘿的笑着,没等她回答,我站起身,双手抓起她的右脚踝,同时紧紧的按住她的高跟鞋,直接倒着将她的腿提了起来,由于整个身体都被一只腿吊着,她的右腿瞬间就被拉直了,40公分的肠子瞬间就被拉长到了70公分左右,到达了极限,就连大便都又被连带着拽出了10厘米左右。

「啊……我的肠子,我的肠子断了,啊……疼死我了,杀了我吧!我不要活了,痛死我了,呜呜呜,让我死吧!好痛啊!呜呜……」杀猪般的惨叫骤然响起,李老师被我的突然袭击搞得声嘶力竭,痛哭流涕,上身疯狂地摇摆,好不凄惨。

我没有怜香惜玉,反正她的肠子又玩不坏,越暴力她越兴奋,我就双手抓住她的脚踝和高跟鞋,倒提着她,就像钟摆一样摇晃了起来,不过幅度可大多了,每次都把她甩到跟地面平行的地步,李老师整个人都疯狂了,迷乱了。

「啊……不要甩了,我的肠子断了,我的腿要折了啊!还爽啊!甩啊!不要啊!停啊!快停啊!我会死的,啊……呜呜呜,哦,甩死我啊!拉断我的肠子吧!啊……别动了,痛死我了啊!我不要活了,杀了我吧!啊!哦,呜呜,虐死我吧!啊……」

哈哈,李老师都神志不清了,胡言乱语了,我更加亢奋了,提着她的脚踝,走到客厅的正中央停下,双手紧紧地抓住李老师的脚踝,然后就拉着李老师像陀螺一样,原地打起了转,这一下李老师更加的疯狂了,她的身子疯狂地晃动,但是我把她的左腿给捆在了她的脑后,又限制了她的晃动,真是让她真真正正的生不如死啊!

「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呜呜呜呜,呀啊呀。」李老师几乎不能说话了,只剩下啊啊啊的乱叫。转了有20多圈就停了下来,主要是我自己都有些晕了,我双手放了下来,李老师的上身背贴着地板,直接晕了过去,我也是累的够呛,抓着她的脚踝,把她的右脚也扳到她的脑后,让她以柔术中的前折姿势躺在地板上,然后我就直接趴在了她的身上,睡着了。

【完】

相关小说

© 2018 X色全网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.
广告联系: www269la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