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上攻略

字体: 特大 | | |

得知了妈妈的住处之后,我感觉心里踏实多了。本来想第二天就去的,可又怕妈妈烦我,一直强忍到了星期六,下午刚一放学,就迫不及到来到了妈妈的住处。顺道还买了些新鲜的水果蔬菜。

敲门没有反应,看来妈妈还没下班。一直等到晚上九点,楼道间响起了熟悉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『哒哒』声,声音由远及近,不多会儿就见一身西装套裙、肉丝高跟的妈妈出现在了楼道口。

她的臂弯处挎着的包包,手里还提着鼓鼓囊囊的购物袋,见我站在家门口,有些意外,问道:「你怎么在这儿?」

「找您有事儿啊。」

「有事儿不会打电话?」

「手机没电了。」

妈妈看着我,面无表情的问道:「什么事儿?」

我挡在门口,憨憨一笑:「我最近英语成绩不太好,想来让老妈您给指导一下。」然后将手里提着的塑料袋拎了起来,说道:「老爸怕您吃的不好,顺便让我给您送了点新鲜果蔬来。」

妈妈看着我,轻蔑一笑:「这是你爸让你送的?」

「是啊。」妈妈斜瞪着我。

我知道瞒不住她,干脆承认:「是我顺路给您买的。」

「让开。」说着,我把推到了一旁,掏钥匙开门。大门敞开,我跟在后面往里面挤,被妈妈伸手挡在了门外。

我皱着眉头,拖着长音喊了一声:「妈~ !」

「回去!」妈妈伸手顶住我的胸口。

「妈,您别推我呀。」

妈妈长叹一口气:「我跟你说,我心烦得很,不想看到你。赶紧回家看书去吧。」

「那您怎么也得把东西收下呀。」我将手里的果蔬递了过去,妈妈犹豫了一下,接了过来。松手之后,我趁机又往里挤,妈妈连忙抬起胳膊,挡住了我的去路。

「妈,我在这儿等了您半天,都还没吃晚饭呢。您能让我进去,吃点东西吗?」我眉头紧皱,故意装出一副可怜模样,一边说一边硬往里挤,妈妈使劲推了我几下,最后我一个低头,从她腋下钻了进去。

「哎呦~ !房子够大的呀。」我假装第一次来,四处参观,惊讶不已。

妈妈瞪了我一眼,将包包连同购物袋一同放在了茶几上。

「您一人住这么大屋子,不害怕呀。」

妈妈一边脱外套,一边看着我演戏。

我嘿嘿一笑:「要不,我搬过来……跟你壮个胆?」

妈妈不耐烦的说:「你要再耍贫嘴,就给我出去。」

我连忙将嘴闭上,憋了许久,忍不住说了句:「您这屋子这么大,打扫起来肯定不容易。要不我每个星期天来帮您打扫打扫卫生?」

「用不着。」妈妈不耐烦的说:「凌小东,你一天到晚来回乱逛,你有时间复习功课吗?」

「有!我现在学习特别的认真。妈,您不知道,班主任都对我刮目相看了,经常夸我。」

妈妈没有理我,进了卧室,用力将门关上,应该是换衣服去了。我趁机打开购物袋,里面有泡面、面包还有一些零食,看来妈妈平时吃的就是这些东西了。

等了一会儿,不见妈妈出来,溜溜达达的晃到了厨房里。燃气灶和厨具倒是一应俱全,就是看起来冷冰冰的,平时应该也不怎么开火。

我左右观瞧,看看盐,闻闻醋,正看得不亦乐乎之时,妈妈冷不丁的在背后说了句:「领导视察呢?」

我猛打一个机灵,赶忙回头,只见妈妈换上了淡蓝色的家居服,正双手抱胸,斜倚在门框上,面无表情的看着我。

「瞎看看。」我笑了笑,然后问道:「妈,您还没吃晚饭吧?」

「没有。」

「那您晚上准备吃什么呀?」

「方便面。」

「太没营养了。这样吧,您在外面稍等一会儿,我下厨给您做顿饭。」我不由分说的将她推到了客厅里,然后拿着自己带来的食材,重新回到了厨房。

我跟老爸学了一段时间,知道妈妈最喜欢吃的是爸爸炒的青椒肉丝,所以来的时候特意买了食材。将青椒洗干净,切头去尾,刨开取出青椒籽,放到案板上,然后拿着菜刀就有点犯难了。

老爸说青椒要怎么切丝来着?我比划了半天,最后凭着感觉,切了起来。折腾了半天,结果还是切得又宽又不均匀。

「青椒丝怎么能这么切呢?」妈妈忽然在我背后说道。

我吓了一跳,拿着菜刀,回头埋怨道:「妈,您走路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呀。」

「刀!」妈妈将我握着菜刀的手推到了一边,说道:「青椒切丝要斜着切。」

「斜着切?」我按住青椒,比划了一下,然后一刀切了下去。妈妈连忙又道:「快点。下刀要快。」

我又切了两刀,还是不太顺手,妈妈一着急,干脆将菜刀夺了过来,自己亲自下手,飞快的切了起来,一边切还一边不忘指导我:「要这样切,要这样切。」

眼看妈妈快将青椒切完了,我赶忙说道:「好了好了,留一个给我试试。」

切完丝,先要炒肉丝,妈妈又开始指导了:「油放的太少了。」

「火太小了。」

「翻快点。」

我不耐烦了,将肉丝炒好之后,转身将妈妈往外推,嘟囔道:「您在这儿我没法专心。您还是先出去吧。」

妈妈被我推着往外走,有些不放心,揶揄道:「你别把我厨房给点着了。」

等她离开了厨房,我回忆着老爸教我的方法,将一盘青椒肉丝炒了出来。先尝了一口,感觉还行。等我兴高采烈地的端着盘子准备向妈妈炫耀时,发现妈妈正坐在茶几与沙发中间的地毯上,背靠着沙发,『吸溜吸溜』的吃着泡面。

我急了:「您这怎么先吃上了?」

妈妈将一根方便面吸进了嘴里,抿了抿嘴唇,随口说道:「我对你的手艺不大放心。」

我将方便面桶移开,然后把炒好的青椒肉丝放在了她的面前,笑着说道:「您尝一口。」

妈妈拿起筷子,夹了一块肉丝放在嘴里,嚼了嚼。她的表情有一些很细微的变化,我紧张的问道:「怎么样?」

「炒的有点咸,还有点老。不过总的来说,味道还行。」妈妈将筷头停在嘴边,仔细的品评了一番,然后问道:「这是你爸教你的?」

「是啊。」

「没你爸炒的好吃。」妈妈下了个简短的结论,又把方便面桶挪了回来。

我急了:「唉,您怎么又吃方便面啊?我炒的这么难吃啊?」

妈妈说了句:「那也不能光吃菜呀。」

我这才想起来,光顾着展现手艺了,把主食给忘了,这就有点尴尬了。我正想办法呢,妈妈瞥了我一眼,问道:「干坐着干什么呀?你不是也没吃饭呢?」

被妈妈这么一说,马上感到饿了,重新拿了一双筷子出来,开始一口一口的吃起了青椒肉丝。头几口吃着还行,吃到后面,齁咸,妈妈在一旁吃着泡面,反倒让我羡慕起来了,肚子里咕咕作响,但又不好意思开口要。

妈妈似乎是看出了我窘境,从袋子里掏出一桶方便面,递给了我。我如获至宝,兴高采烈地找热水去了。

等我将面泡好,妈妈已经吃完了,坐在一旁低头玩着手机。我犹豫了一下,随口问道:「妈,您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呀?」

妈妈瞟了我一眼:「等你爸先消了火儿再说吧。」

「那可难了,我爸心眼儿那么小,等他消了火儿,您估计得七老八十了。」

妈妈脸色一变,瞪着我:「那你怪谁呀?」

我担心妈妈又想起那晚的事情来,连忙闭嘴,低头吃起了泡面。过了一会儿,妈妈问道:「最近还想考清华吗?」

「嗯……是想要考,但是我觉着您说得对,时间太紧了,希望不大,所以我想再复习一年。」

「怎么还没考就想着复读的事儿了?就你这点信心,还想考清华?以前让你好好学,你不好好学,现在知道晚了吧。」

我嘟囔道:「我是想好好学,可家里的事儿那么多,一会儿一出一会儿一出的,哪儿有时间学习呀。」

妈妈瞥了我一眼:「这些事儿都是谁搞出来的。」

我想了想,说:「都怪我爸,要不是他当年出轨,就没有安诺了,没有安诺,也就没有这么多事了。」

妈妈轻蔑的哼了一声,继续低头看手机,不再理我了。

我吃完泡面后,靠在沙发旁,打了个饱嗝。休息了一会儿,主动将茶几收拾干净,然后掏出一张英语卷子,低头做起题来。

妈妈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,对我说:「时间不早了,赶紧回家去吧。」

我埋头疾书,一边嘟哝着回道:「明天星期天,不用上课。」

「那你也不能待的太晚了。」

我眼珠子一转,嬉笑道:「您这儿这么多空屋子,沙发也能睡,将就一晚就行了。」

妈妈抬头刚要说话,我拿起卷子挪到她的身旁,说道:「您给看看这道题。」

妈妈白了我一眼,沉吟片刻,问道:「哪道题啊?」

「这道,这道,这道,这道,还有这道……」

「合着你全都不会呀。」

……

等我写完卷子,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,已经十一点半了。我伸了个懒腰,一边收拾一边说:「该回家了。再晚,就太危险了。有劫财的,又劫色的,还有喝醉了打架闹事的。唉~ !最近的治安是真不好。」

「行了行了,别在这儿拿腔作调的了。今天晚上就睡沙发上吧。」

我诡计得逞,嘿嘿一笑,翻身一跃,躺在了沙发上,抻直了身子,舒服的哼哼了两声。

妈妈进屋给我拿了个枕头和一条毛巾被,扔到我身上,对我说:「就一晚上啊,明天赶紧回家。」

「遵命!」

反正我经常睡沙发了,也不在乎,心里还美滋滋的。

次日清晨,我早早醒来,去厨房熬粥,等妈妈起床时,早餐已经准备好了。

「你倒是勤快。」也不知妈妈是不是在揶揄我,反正我都当好话受着了。

用餐时,妈妈对我说:「等会儿我出去办点事,吃完了你回家去吧。」

「这么早,回家干什么。我现在特别烦安诺,不想看见她。您这里挺安静的,我就在这儿学习会儿吧。」

妈妈当然知道我是故意在找借口,瞧了我一眼,也没反对,我就这么留了下来。等妈妈出门口,我趴在茶几上做题,一写就是两个来钟头,起身活动的时候,发现客厅里稍微有点乱,想来妈妈也没时间整理,那我就替她整理整理吧。

要说我在家的时候特别懒,自己的屋子乱的跟狗窝一样,经常被妈妈骂。今天打扫起卫生来,感觉特别有劲儿,连犄角旮旯的角落都给擦洗了一遍。

等快中午时,妈妈回来了,手里提着一些新鲜食材,见到房间被我打扫的干干净净、整整齐齐的,有些意外。

「你打扫的?」

「嗯。」我邀功似的猛点其头。

谁知妈妈非但没有领情,反倒嗤笑道:「你真是闲得慌,不好好复习功课,当起清洁工来了。」

「上学不是还有体育课嘛。我这是学累了,正好活动活动筋骨。」说着,我伸伸胳膊踢踢腿,然后做了一下伸展运动。

妈妈换了身家居服,提起购物袋往厨房走,我跟在后面追问:「需要我帮忙吗?」

妈妈头也不回,随口说了句:「不需要。」

「我在旁边打打下手,正好跟您学学手艺。」

妈妈回头瞪了我一眼:「你不打算考清华了,打算考新东方了?」

我知道妈妈什么意思,撇撇嘴,乖乖的回客厅写卷子去了。约莫过了半个来小时,饭菜端到了茶几上,我忍不住伸手抓了一块炒肉放进嘴里,嚼了嚼,赞道:「嗯~ !果然是妈妈的味道。真香~ !」

我又要下手去抓,妈妈用筷子在我手背上猛地敲了一下,斥道:「洗手去。」

虽然疼,但心里还是挺美的,屁颠屁颠的去洗了个手,然后坐在妈妈身边,一起享用久违的亲子午餐。

「妈,真的好久没有吃到您做的饭了,好吃的我都想哭了。」

面对我的恭维,妈妈没有任何反应,颇有些马屁拍到空气上的感觉。偷眼望去,妈妈精致的面容上化着淡妆,看起来面色如常,却依旧难掩憔悴。我的心中一阵悸动,低声问道:「您打算什么时候回家呀?」

妈妈低头吃饭,没有理我,好像压根没有听见。

过了一会儿,我又说道:「您就这么一直一个人过呀?」

「一个人过也没什么不好的,清清静静的,也没人烦。」妈妈滑弄着手机,随口说道。

「那……」我犹豫了一下,低着头小声问道:「那您要是跟我爸离婚了,我能不能跟您一起过呀?」

妈妈抬头瞧了我一眼,毫不犹豫的说:「你都十八了,都快自己成家了。再说了,我带你这么大一拖油瓶子,我怎么改嫁呀。」

「啊?」我一愣,忙问:「您要改嫁?您想嫁给谁呀?」

「你管得着么!」妈妈白了我一眼,继续低头玩起了手机。

「不是,您……」我急了,最后『啪』的一下,把筷子按到桌子上,双手抱胸,赌气的不肯吃饭了。

妈妈嗤笑道:「呦,还耍起少爷脾气来了。」见我还是不肯吃饭,便说:「行了,逗你玩的。我想改嫁,嫁给谁呀。」

我差点脱口而出,『嫁给我呀。』但幸好理智还在,而且这句玩笑真的很不合时宜,容易出人命。

吃完午饭后,又在这儿赖了一下午。本来还打算蹭一顿午饭的,妈妈说晚上有事儿,直接把我送回家了。

老爸上班,北北在学校,家里只有安诺一人,冷冷清清的。经过安诺房间时,发现门敞开着,屋里没人,再仔细一听,卫生间里传来『哗哗』水声,想必是那丫头正在洗澡。

本来也没在意,但无意瞧见她的手机放在床上,忽然想起那个不知是否存在的视频,犹豫了一下,便趁着这大好时机,溜了进去。

拿起她的手机,琢磨了一下密码。线索也不多,除了老爸的生日之外,剩下的只有我和她共同的生日了。结果分别试了一下,都没有开。这就有点难办了。

就在我苦思冥想之时,身后忽然响起软软糯糯的可爱嗓音:「哥哥,你在干什么呀?」

这声音我太熟悉了,我吓了一跳,连忙将手机扔到床上。转身望去,只见安诺穿着宽松的家居服,头发湿漉漉的,散开披在肩上,脖颈处围着毛巾;皮肤又白又嫩,像牛奶似的,少女体香混合着沐浴露的香气,诱人至极。

「怎么这么快?」毕竟心里有鬼,我竟有些慌不择言。

「什么这么快?洗澡吗?」安诺笑着反问。

我轻咳两声,想要掩饰尴尬,然后装作无事的从她身旁走过,打算离开。安诺忽然问了句:「你是在找视频吗?」

既然她都知道了,也没必要装糊涂了,我转过身来,干脆挑明了说:「对,我就是在找视频,在哪儿呢?」

安诺拿起手机,说道:「这么重要的东西,我怎么会存在手机里呢。」解开密码锁,转身递到我面前,笑着说:「不信你自己看。」

我低头瞧了一眼手机,冷冷的说道:「藏在哪儿了?交出来。」

安诺笑了笑:「我干嘛要交出来?对我又没有什么好处。」

「那你想怎样?」

安诺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,小脸扬起,说:「你先亲我一下。」

我犹豫了一下,凑上前去。少女的粉红色的嘴唇,犹如樱花花瓣,水润润的。就在我即将与她接吻之时,忽然伸手掐住她的下巴,将她那精致美丽的小脸蛋扭到了一旁,并嗤笑道:「少来这套。」

我转身要往外走,安诺又问:「你觉着我是坏女孩吗?」

我回头瞪着她,反问道:「你觉着呢?」

安诺微微一笑,没有作答。

我冷哼一声:「你把我们家拆的七零八落,还有脸问我,你是不是坏女孩?」

安诺在床边坐了下来,双手按在床上,翘了翘腿,笑着说:「我也没说什么呀。那不是个误会吗?阿姨又没怀孕。」

说最后一句话时,她的嘴角微微翘起,微笑中带了十足的嘲讽。我气地上前一把攥住她的衣领,指着她大声吼道:「你怎么说我都行,你要是敢侮辱我妈,我绝对不会对你手下留情。」

安诺仰着小脸,与我面对着面,水灵灵的大眼睛,一眨一眨的,脸上没有一丝的恐惧,笑着问道:「你想怎样?」

是啊,我能将她怎样?如果她是个男孩子,我可以打她几巴掌,踹她几脚,可她偏偏是个女孩。

僵持片刻之后,我缓缓将手松开,沉声问道:「你到底想干什么?这个家已经接纳你了,你为什么还要毁了它?你就这么恨我们一家人吗?」

安诺笑吟吟得看着我,没有回答。

我现在真的很讨厌她的这章笑脸,这副清纯可爱,犹如天使一般的可爱面容之下,隐藏着一个何等阴险狡诈的恶魔,想一想就叫人毛骨悚然,不寒而栗。

我阴冷冷的说了句:「我们家要是散了,我一辈子跟你没完。」

「你会恨我吗?」

「恨你一辈子。」

她依旧是那副笑吟吟得模样,可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,竟瞧见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难过,转瞬即逝。可不管怎么样,我都不会再相信她的话了。

从这之后,我隔三差五的就往妈妈的住所跑,她不回来,我就在门口等着,也不跟她打电话。来来回回几次,妈妈实在没辙了,给我配了把钥匙,我就更加来去自如了。

这一天晚上,我正在卧室里看书,老爸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,站在我的身旁,张了半天嘴,最后犹犹豫豫的问道:「你这几天是不是经常去你妈那儿?」

「嗯。」我没有隐瞒,点头承认。

「你妈……最近怎么样啊?」老爸在我身后的床上做了下来。

我挠了挠脸颊,想了想,说:「我妈过得不怎么好,整个人憔悴的不行。也吃不好饭,瘦了不少。」

老爸脸上闪过一丝心疼,沉吟片刻,长叹一口气,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又没有说出来。

我能理解老爸矛盾的心情,想要妈妈回来,但他心里的那个结,怎么也解不开。

「爸,要不……您要有时间了,跟我一起去我妈那里看看吧。」

老爸的眉头拧得死死的,唉声叹气了许久,在我左肩上轻轻拍了拍,说了声『加油』,便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这个结,已经打死了。妈妈是不可能将实情说出来的,而以老爸的性格,很难看得开的。

我坐在书桌前愣愣的出神,事情闹到今天这个地步,到底是谁的错呢?是安诺的错吗?好像是,又不全是。是妈妈的错吗?妈妈一点错都没有。是爸爸的错吗?错在当年出轨,生下了安诺?是我的错吗?也许是吧……

星期天,北北放假回家,听说我经常往妈妈那边跑,便嚷嚷着要跟我一起去。我实在被她烦得不行了,就准备领着她一起去,结果刚要出门,妈妈竟然开门进来了。

我又惊又喜,喊了一声:「妈,您回来了!」可马上又觉着不对劲儿,只见妈妈面如冰霜,眼中冒火,身躯紧绷,牙关紧咬,像是一只愤怒到了极致的雌兽。

「妈,我跟哥正准备要去看您呢。」

北北话音未落,妈妈已经大踏步的走到了我的面前,抡起胳膊,狠狠地抽了我一个耳光。这一巴掌使足了十成劲,我的脸火辣辣的疼。眼见妈妈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一双秀目恶狠狠地瞪着我。

我隐隐约约的猜到了妈妈发怒的原因,心中感到一阵恶寒,下意识的扭头朝安诺的房间处看了一眼,房门紧闭,没见那丫头的踪影,但爸爸听到响动,从卧室里走了出来。

「妈……」我捂着脸,颤巍巍的看着妈妈。

「你别叫我妈!」妈妈愤怒的咆哮道。

北北吓傻了,她从来没见过妈妈发这么大的火儿,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着。老爸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愣愣的看着我们。

妈妈瞪着我瞧了片刻,对我说:「跟我进来。」

随着妈妈来到了我的卧室里,房门『砰』的一声摔住。我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,身子本能的往后缩了缩,低头抬眼,小心翼翼的看着妈妈。

妈妈掏出手机,翻出一段视频来,画面里我一副恶人样,将安诺压在身下,在少女的哭泣声中,强行将肉棒插进了处女蜜穴之中。

我的脑子里嗡嗡直响,这个视频竟然真的存在。

「您……能听先听我解释吗?」我怯生生的望着无比愤怒的妈妈,一时间慌乱如麻,手足无措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妈妈放下手机,抬手对着我的左脸又是一巴掌,恶狠狠地瞪着我,酥胸剧烈起伏,喘着粗气,沉声问道:「你想解释什么呀?视频里的人是不是你?」

「是……是我。」我的声音低的自己都快听不见了。

「那你还想解释什么呀?解释你为什么……」妈妈发觉自己的声音很大,怕被爸爸他们听见,话说到一半便硬生生的停了下来。

我的脸颊又红又肿,火辣辣的疼,皱着眉头,委屈巴巴地解释道:「是她勾引我的。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她是我妹妹呀。」

「你是鱼呀,一钓你就上钩!一天天的就知道吃呀!你还知道什么呀?」妈妈气的脸颊通红,脖颈处的青筋都蹦了起来,指着我,咬牙切齿的说道:「对你妹妹下手,你连你妈都敢……你可真是胆子大的都没边儿了!」

妈妈气的四下里寻找,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趁手的工具,最后干脆把高跟鞋脱了下来,光着一只肉丝美脚,握着高跟鞋,用鞋底在我脑袋上一顿猛打狠抽。我疼的『嗷嗷』直叫,却没换来妈妈的心慈手软,反而越打越用力。

妈妈一边打一边骂,直揍了我十几分钟,这才停下手来,摸了一把额头的汗珠,气喘吁吁的瞪着我。

「凌小东,你是想把你妈逼死,是不?」

「没有。」我捂着脑袋,带着哭腔哀求道:「您先消消气,您先让我把来龙去脉说一遍,行不?」

妈妈一只脚穿着高跟鞋,一只丝袜美脚点着脚尖踩在地上,手里攥着一只高跟鞋,深吸几口气,平复了一下心情,说道:「你是不打算让我活了。」

「妈,您可别这么说。您长命百岁,您万寿无疆。」

「你还贫嘴!有你在这儿气我,我多活一天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。」

说完之后,妈妈穿起高跟鞋,转身打开房门,见老爸和北北正站在门口,正竖着耳朵偷听,大喊一声:「闪开!」两个人吓了一跳,乖乖的让开一条路。

妈妈走到沙发旁,一屁股坐了下来,大声说道:「凌东海,你过来!」

老爸犹豫了一下,乖乖的走了过去。妈妈瞥了他一眼,冷声说道:「把离婚协议书拿过来。」

「你……你这是……」爸爸有些愣了,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了。

「你不是要离婚吗?我满足你的心愿。反正这日子也没发过了。」见老爸还是站着不动,大吼一声:「去呀!」

「那个……老婆啊。」

「别叫我老婆!」

本来老爸是占理的一方,结果被妈妈这突如其来的一通怒吼给整蒙了,拿也不是,不拿也不是,一时间左右为难,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两人僵持了半天,北北凑过去,带着哭腔问道:「妈,您这是要干什么呀?」

「没你的事。你要么回屋,要么出去。」

妈妈的声音里充满了怒气,北北吓得眼泪直往下流,却又不敢哭出声来,委屈的咬着下唇,颤巍巍的站在一旁。

我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,想着该如何收场,无意间瞧见安诺站在卧室房门处,双手抱胸,倚在门框上,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一时间,我心中无名火起,往日积仇涌上心头,快步走上前去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抡起胳膊,使足了全身力气,对着她的小脸狠狠地给了一巴掌。

这一巴掌又脆又响,把她嘴角的血都给扇了出来。她侧着头,捂着脸,一声也不吭,眼神倔强的看着我。

虽然这一巴掌把我积压了数日的怒气给发泄了出来,但看着她嘴角的血渍,又有一些心疼和不忍。

我突然来这么一首,把房间内的其他人都给弄懵了。沉寂片刻之后,老爸忽然大声喊道:「凌小东,你干什么呢?」

老爸一边喊一遍朝我走了过来,我还没来得及解释,他忽然抬起手来,对着我就是一巴掌,大声吼道:「这是你妹妹!你疯了你?」

妈妈见我被打,冲上前来,对着老爸就是一巴掌,大声道:「凌东海!你凭什么打我儿子!」

老爸激动得脸红脖子粗的,整个人都微微颤抖着,大声喊道:「那他为什么打我的女儿?」

「你也知道那是你的女儿,你自己的女儿!」

老爸瞪大了双眼,咆哮道:「那你肚子里的孩子,又是谁的?」

「我不告诉你!我一辈子都不会告诉你的。你不是要离婚吗?离呀!」

沉寂了片刻,老爸扯着脖子大吼一声:「离!」然后快步走进卧室,找出离婚协议书,『啪』的一下,拍在了茶几上。

妈妈想都没想,走过去拿起笔,唰唰唰的签上了自己的姓名。老爸犹豫了一下,瞧了妈妈一眼,见她表情决绝,面色冷峻,一咬牙,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?

当两人签完之后,这才意识到,他们的婚姻,已经完了。两人相互看着对方,谁也没有说话。我站在一旁,呆愣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甚至都没有时间上前阻止。回头瞪着安诺,咬牙切齿的说道:「这下你满意了吧。」

安诺将手放了下来,轻轻舔去嘴角血渍,脸颊又红又肿,没有任何表情,看不出丝毫胜利的喜悦。

房间里除了北北的哭声之外,其他人都默不作声的待在原地。良久之后,妈妈忽然开口说道:「小东和北北跟我过,给你们父女腾出空间来。」

「随你便。」老爸冷声说道。

「妈……爸……」北北委屈的哭喊道。

妈妈起身说:「哭什么哭,收拾东西,跟我走。」见我们俩都不动,大喊一声:「去呀!」

北北吓得身子一抖,呆愣了片刻,转身走到我的身边,哭着喊了一声『哥』。我在她头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,柔声说道:「收拾东西去吧。」

我回到房间里,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,以及一些复习材料,然后走出了房间,见到安诺依旧安静的站在那里。我哼的一声,对她说道:「再见了,妹妹~ !」

我故意将『妹妹』两个字咬的很重。她张了张嘴,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却又没有说出来。

我走到老爸面前,低声说道:「爸,对不起。」

「没你的事儿。」老爸叹了口气,张开双臂,抱住我,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:「好好学习,争取考个好学校。」

「爸……」我用力抱紧爸爸,心里一阵阵的绞痛,感觉自己真的太对不起爸爸了。

分开后,老爸低声叮嘱我:「你已经是个男人了。从今以后,要由你来照顾妈妈还有北北了。」

「爸……对不起。」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,老爸替我擦了一下眼泪,在我肩膀上轻轻拍了拍。

北北收拾完了东西从屋里走了出来,眼圈红红的,不住的抽泣着。老爸将她搂在怀里,鼓励安慰了几句,然后望向妈妈,对她说:「尽快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吧。」

妈妈表情冷漠的说:「明天下午吧。」

一家人站在客厅里,相对无言。半晌后,妈妈迈步朝外走去,我和北北依依不舍的望着老爸,最后紧跟了上去。

V群快更,私信入群。

啦啦啦我又一次来了。先说一下我的一个小小猜想吧,大魔王安诺之前可能撒谎了,她妈没有死,喜欢凌东海。她之前的爸爸可能有家暴妻子的事情(之前的新闻安诺反应亮了),所以她妈爬山时把她养父推下山弄死了。她拆散这个家庭是为了她妈上位。——来自卑微读者的一个不大可能的小脑洞。

看完文章后想起一句话——“天道好轮回,苍天绕过谁”。如果没有小东爸爸的出轨,就不会有安诺,没有安诺,母上大人也不会离家出走,之后醉酒阴差阳错和小东发生关系。也不会有小东“强奸”妹妹的视频,一家人也还是和和睦睦。更不会发之后的一系列故事,一切的事故由安诺展开,追溯源头确是因为小东父亲的一次酒后乱性……

母上的人设真赞,太好了,好到让人心疼。虽然愤怒小东对自己和安诺做出的这样那样不可描述的事,但在小东父亲为了安诺打小东的时候,马上就不干了。“凌东海,你凭什么打我儿子”就是我可以打,别人碰一下都不行,相当护犊子。父母的离婚处理的很到位,母上为了小东受尽委屈,因为维护儿子甘愿离婚,她怎么可能说出腹中胎儿是谁的?

竹大无愧老司机之名,禁忌之恋大佬,笔下的妹妹,姐姐,母上都很讨人喜欢。之前很喜欢小流氓里的姐姐李玉柔,但现在,我想说——我叛变了,越来越喜欢母上这个角色,是的,就是这么变态。我现在看这书的信仰就是母上了,哈哈哈哈。

相关小说

© 2018 X色全网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.
广告联系: www269la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