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不起,忘了你

字体: 特大 | | |

谁啊……

我听到手机响起,又看看闹钟现在时间是半夜三点半,哪个家伙打来的啊!!

而且居然还是不认识的号码,我拿起电话按下通话键……

「喂……?哪位?」

「我是跟你上同一堂体育课的同学,从通讯录上看到你的电话,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。」

真该死……学校的烂政策,说甚么把通讯方式留给其他同学会方便连系。

结果常常接到这种该死的电话。

「同学!你有毛病啊!?现在是半夜三点多你知不知道!?」

我火大的对着电话大骂,不等对方回应,随即挂掉电话。

我挂上电话以后~转个身继续睡。

「同学你在吗?」

伴随着敲门声,有人在我宿舍门口喊着。

我揉揉眼睛前去开门。

「哪位?」

眼前的景象让我惊艳!

是个女孩子?!

[attach]1782055[/attach]

「你是哪位?」

是个大美人!!身材好到没话说!!而且穿的很少!!

但是想想有点奇怪,怎么会有人穿成这样在街上走动?

「我刚刚有打电话给你,但是你挂掉我电话了。」

他咬着嘴唇说。

原来刚刚是他打电话给我啊,虽然说同上一堂体育课,但是都是不同系所的人混杂在一起,根本就不太会注意其他同学。

「那……有甚么我帮得上忙的地方吗?」

早知道是这样的大美人找我帮忙,我一定二话不说的答应他。

「我的衣服弄脏了,我想要跟你借个浴室让我洗澡,方便的话,可以让我待到天亮吗?」

「请进……我房间有点乱,你就先坐在床上吧!」

待到天亮……只要跟你在一起,待一辈子都行!!

等等……待到天亮是甚么意思!?

我转头看看闹种,四点……

我赶报告赶到两点才睡觉啊!!

怪不得我觉得天色有点暗,头有点晕。

奇怪的是在她经过我旁边的时候,我怎么觉得,她身上有股熟悉的香味?

但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。

应该是睡得很迷糊头晕的关系吧!?

「你的浴室好干净喔!」

我住的地方是个小套房,有自己的卫浴设备,加上我有点小洁癖,所以我时常清扫我的浴室,大致上我的房间算干净,但是东西很杂乱。

「沐浴乳跟洗发精都在架上,你自己用吧,衣服我帮你拿去洗衣机,大概半小时后会好。」

浴室的门关上以后,我抵抗不住浓浓睡意,倒回床上继续睡。

「同学,同学,不好意思……」

一阵摇晃,把我从梦乡里拉回现实。

「你可以借我一件衣服吗?」

我晃了晃脑袋,再扒了自己一巴掌,确定我不是在做梦,我傻傻的看着眼前不可置信的景象。

[attach]1782056[/attach]

「同学,你不要盯着我看,我只是要跟你借一件衣服。」

他有点生气的对我说:「啊……喔喔~衣服在衣柜哩,自己拿……

我也对我的痴态感到不好意思,哪有这样盯着人家猛流口水的。

[attach]1782057[/attach]

他挑了一件白衬衫,跟我185的身高比起来,他算是娇小了,衣服对他来说有点大。

「没甚么事的话,我继续睡喔,我下午才有课。」

惊艳的冲击过后,浓浓着睡意再次袭来,我的眼皮越来越重

「喔……好……那做为回报,我帮你整理东西,不会吵到你的。」

他笑了,好甜……

[attach]1782058[/attach]

他就开始整理我的房间了我躺回床上继续睡去。

嗯?奇怪?我的后颈好热明明才初春,怎么这么热。

我爬来想看看电风扇的情况,但是却让我吓的叫出声了,他就躺在我旁边,依照刚刚的情况来看,他应该是依着我的背在睡。

「唔?怎么了吗?」

他爬起来抓抓头发。

[attach]1782059[/attach]

「那个……衬衫呢?」

「我衣服干啦~所以我就换回我自己的衣服了~」

「我觉得也有点想睡,可是床只有一张,只好窝在旁边睡啰!」

「你想睡的话,床让给你好了,我去打报告。」

我走向电脑桌,但是他却拉住我的衣角。

「我……不敢一个人睡……」

「我就在旁边打报告而已。」

「拜托一下就好,躺在我旁边到我睡着好不好?」

他用哀求的语气,泛着泪光的眼睛看着我,我实在不好意思拒绝他再说,人生有几次会有这样的艳福上门︿_︿

我躺回床上,他依着我的手臂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心跳越来越大声好兴奋!

她的胸部也贴着我的手臂!

为了分散注意力,我开始跟她聊天。

「你……衣服怎么坏弄脏啊?」

「我在便利商店打工啊,结果补货的时候,不小心被便当弄到衣服。」

「那你怎么会想到找我帮忙啊。」

「因为我就在你宿舍楼下打工。」

啊?我根本不知道我宿舍楼下几时开了间便利商店,是我生活让局限于上课跟下课的路线,完全忽略周遭有甚么改变吗?

如果知道有这样的美女在便利商店打工,又是同堂课的同学,我一定会常常光顾那家便利商店。

想到这,我的嘴角不自觉得上扬,趁着这次邂逅,搭个顺风车跟她认识一下吧!

「那你是甚么科系啊?」

呼噜噜噜噜的低沉呼吸声在我耳边响起。

看来他是睡着了,我也该把床让给他了,报告还没做完呢,当我想要起身的时候,他的手环上了我的脖子,为了避免吵醒他,看来得在躺一下了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被美女环着脖子的兴奋感让我睡不着,不想吵醒他而不敢乱动的我,渐渐觉得双脚有点麻木。

每当我想要移动的时候,他就会开始皱起眉头,让我觉得在动下去就会吵到他。

但是,人有三急我已经忍很久了,我轻轻的把她的手移开,想要去厕所好好解放一下,正当我起身时。

「不要走……」

他的眼神相当涣散,看得出来是睡迷糊了。

但是却非常准确有力的扑在我身上,继续睡……

他的脸,跟我的脸距离只有一公分。

她的唇,跟我的唇距离也只有一公分,因为尿急而有点发胀的小兄弟,经过这次冲击,完全的觉醒了。

我推开女孩想要去厕所好好冷静一下。

而她的手却越抱越紧脚也勾住我的大腿,让我动弹不得。

我不是无能的男人,也不是清心寡欲的修行者。

是个没有女朋友的旷男!!

既然不放手,那这就是你自找的!!

我的手沿着她的背往下。

[attach]1782060[/attach]

他光滑的背让我不可自拔的抚摸。

摸到腰侧时,他小声的声吟了一声。

看来腰侧是他的敏感带顺着腰际往下,我摸像他热裤的中央轻轻的打开扣子,顺着拉炼摸进她的私处。

让我意外的是,他没有穿底裤。

哼哼,这家伙是个骚包,我不上白不上。

我顺着他稀疏的毛,打开女性特有的密裂处,摸到她的小荳荳,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,而下体也开始湿润了起来。

我吻上她的唇,一个转身,把她压在下面,我一手脱下他的热裤,一手抓住他小巧却不失丰满的双峰,明明睡得很沉,但是舌头却若有似无的回应着我的挑逗。

我忍不住了,我掏出我炙热的欲望顶住她湿润的裂缝。

开始慢慢挺进。

紧!

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。

紧!!好紧!!明明已经这么湿润了我努力的突进,却始终在洞口徘徊我插进一根手指,作为探路先锋她皱起眉头,似乎是感到相当不适我再一次对准洞口,奋力挺进。

有了手指的开拓,这次顺利的进入腔室了。

「啊!好痛!不要!拔出来!」

他伴随着哭喊捶打我咬在嘴里的肉,哪有吐出来的道理插到一半的肉棒,哪有拔出来的道理。

但是他胡乱踢着的双脚,让我很难继续,所以我就把她翻了过来,用背后体位继续。

似乎是背后体为比较和她的胃口亦,或是比较没办法反击。

她开始从哭喊变成呻吟。

「哼哼,果然是个骚包被插就会叫。」

我一边动着着说,一边对她说。

「才没有,我才不是骚包。」

「不是骚包会半夜跑到男生房间里洗澡睡觉?少在那边装清纯了,骚包!!」

我无情的骂着她。

「我才不是骚包……」

他两眼泛着泪光,委屈的说:「好好好!不是骚包,高潮几次了啊?」

「三……唔……没有!!被你这种人强迫怎么可能会高潮!!」

「哼哼!嘴巴这么讲,下面的嘴巴却一直缩紧啊!?根本就是在说~再多插我挤下~再让我高潮」

「才不是……恩恩……啊啊!」

「你小声点~一直高潮一直教会吵到隔壁的~骚包!」

「我才没有高潮!!啊啊啊啊啊啊要去了!!!!」

在他大叫的同时,她的下体突然有规律的一直紧缩。

我实在忍不住,也跟着缴械了。

「啊啊,我要射了!!」

语毕,累积了两个星期的浓稠精液就射在她的体内。

我射完以后,感觉得全身无力,房间里只剩下电风扇的呼呼声,还有她的啜泣声。

「去洗个澡吧!」

我打破沉默对她说。

呼噜噜噜噜的低沉呼吸声,再次在我耳边响起又睡了。

我也抵抗不住睡意,我拔出我的肉棒,随手拿起一张卫生纸,塞住她留着精液的下体。

我也沉沉的睡去。

当我醒来的时候,桌上放着我的白衬衫,就跟平常一样,房间没有甚么改变,只是稍微整齐了一点。

我拿起白衬衫,发现下面压了一张纸条。

不要叫我骚包,我的第一次也是给你的,我也没有再跟其他人做过,你是我第一个男人,也是我第二个男人,我不会忘记你,希望你也记得我。——莹

我拿着手中的白衬衫,自责的流下眼泪,他用了多大的勇气才做出这样的安排,演出这场戏,而我却这样糟蹋她……

【全文完】

相关小说

© 2018 X色全网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.
广告联系: www269la@gmail.com